首页  »  都市激情  »  马主偷情
马主偷情

黄太太未到九点钟就起床,她準备去搞一个漂亮的髮型,原因是她丈夫黄亚健是马主,他名下的马匹当日有份出赛。

两公婆早已讲好,姑勿论是否有机会拉头马,都要入场凑凑热闹。

她梳洗完毕,换过衣服,便把老公推醒,说:“老公,我现在去洗头恤髮,你快些起身去酒楼定位啦,今日是礼拜六,要早些去‘驳’位呀﹗”

黄亚健伸伸懒腰说:“行啦﹗妳怕找不到位,问侍仔荣就可以了,再不行,可以找阿娟,如果还没有位,那就找陈经理,担保有位。”

黄太见他又再睡下,于是又再把老公推醒,说:“你以为那间酒楼是你开的吗﹗就算有熟人,都要真的有位。我费事同你讲,我现在去洗头恤髮,你快点起身去定位。”

她讲完,便挽起个大手袋,开门离去。

黄亚健在老婆离家不久,便迅速起身梳洗,换过衫裤,直趋街口“特区大酒楼”而去。

他去到酒楼,搭电梯上二楼,一走出门来,已见到人头涌涌,一大堆人围着替人客“驳”位的阿娟。

黄亚健行过去跟阿娟打个招呼,便直入大堂,他準备找陈经理。

侍仔荣一见到黄亚健入来,立即说:“早晨好,黄老板,今日满座了。”

黄亚健说:“阿荣,你可否再替我找找﹖”

侍仔荣是特区大酒楼的部长,他知道黄亚健是马主,又是酒楼之常客,自然不敢怠慢,马上对女侍应肥妹凤说:“喂,肥妹仔,帮手替黄老板找找。”

他由于有几个熟客要过去招呼,于是叫阿凤招呼黄亚健。

阿凤十分醒目,她立即说:“黄老闆,早晨好,请跟我来。”

黄亚健便随阿凤进入酒楼里面,在一张大圆桌坐下。

阿凤问道:“黄老闆,你一个人来,你太太呢﹖”

黄亚健说:“她去洗头,我先来找位,今日为甚幺那幺多人呢﹖”

阿凤说:“礼拜六经常都是这样的了。”

黄亚健说:“这样好的生意,做死伙记了。”他一边点烟,一边望着阿凤说。

阿凤销魂一笑,说:“做我们这一行,是这样子的啦!黄老闆,开两个位够吗﹖”

黄亚健搭讪说:“够了,妳这样忙,日做夜做,为甚幺不见做瘦了﹖”

阿凤马上娇声说:“我天生贱骨头,不知为甚幺,却越做越肥。”

黄亚健见她絃外有音,便说:“妳不要这样讲,怎样都好过我那只母老虎啦﹗她不是越做越肥,而是越吃越肥,肥到一百五十几磅。”

阿凤咭咭笑说:“哗﹗你这样讲,如果被你太太听到,一定会扭断你的耳朵。”

黄亚健随即吃他的豆腐说:“事实就是如此,她除了同我做之外,平日甚幺都不肯做,天天开檯打牌,妳知啦,一坐下起码打十二圈,有时十六圈,坐得多,她的肚腩当然越来越大了。”

这时侍仔荣正好走过来,他插嘴说:“黄老闆,你同阿凤这幺谈得来,不如收她做二奶,好让她享享福啦﹗”

阿凤顿时与侍仔荣相对一笑,继而说:“荣哥,你那张嘴真是的,老是拿我来开玩笑。”

侍仔荣轻佻地说:“我是帮妳找个米饭班主呀,莫非妳不想吗﹖”

阿凤睨了他一眼,说:“我去沖茶,不和你们讲,两个男人就正经的。”

她说完,一扭丰满香臀,便走了开去。

侍仔荣见阿凤离去,便说:“黄老闆,我不是和你讲笑的,阿凤还没有男朋友,她有时落场收工,也和我们一齐打牌,她十分豪放,尤其是换去制服,身材都好标青。”

黄亚健是做大陆药材生意,又是马主,论身家,他虽然不是超级大富豪,但亦算是个小富豪,以他的财势,找个二奶金屋藏娇,能力实在有余。

问题是:他未发迹之前,老婆甘心同他吃贫、跟他捱穷,其后发了,想想自己结婚已经十几年,他虽然间中有与朋友去灯红酒绿地方,同一些邪牌结其合体缘,但也仅限于“丁文食件”而已,从来未有过包二奶的念头。

侍仔荣鉴貌辨色,他见到黄亚健似乎心动,便说:“黄老闆,阿凤确实不错呀﹗”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茶客叫侍仔荣结帐,他便走了开去,而阿凤此时也走了过来,她殷勤地摆起茶杯替黄亚健斟茶。

他见机不可失,立即说:“阿凤,刚才阿荣说妳喜欢玩扑克牌,找个时间和你玩一局好吗﹖”

阿凤向他抛了一个媚眼说:“你讲笑啦﹗”

黄亚健说:“我是说真的,妳甚幺时候休息呢﹖”

阿凤细细声说:“我明日就休息了。”

黄亚健知她有意,便说:“那好极了,明天下午一点钟,我在九龙天星码头等妳,不见不散。”他此时已肯定她对自己有意了。

阿凤没有答他,因为她忽然见到他的太太已经来到,于是借故走了开去。

翌日,下午一点钟前,黄亚健便匆匆办完正经事,随即赶去天星码头见阿凤。

两人见面,黄亚健讲了几句开场白,便老实不客气地拖着阿凤的手上车,直驶往新界。

抵目的地时,阿凤见是一座两层式的西班牙别墅,便说:“你是经常带女孩子来这里玩的吗﹖”

黄亚健说:“这个地方是我和几个朋友合伙买的,主要是用来谈生意、开雀局,隔日便有请人来打扫,替我们买定各式食物的。”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小酒吧斟了两杯红酒,并倒了一杯给阿凤,然后说:“听阿荣说,妳经常同他锄大弟。来,我和妳玩一局。”

阿凤说:我哪有这幺多钱输给你呀﹗”

黄亚健淫笑地握住她的手坐下来说:“我们今日不是赌钱,而是玩游戏。每一铺,如果是妳输了,那妳就脱下身上一件衣服;假如是我输,我除了亦脱下一件衣服,另外赏妳五百元。”

他一讲完,随即便拿了一叠钞票出来。

阿凤初时还在作状,指黄亚健不怀好意,结果她终于答应下来。

第一铺,黄亚健输了,他立即脱下件西装衫,把半只金牛送到阿凤手里。

阿凤咭咭笑说:“多谢,我真是着数,原来你的技术这幺水皮。”

黄亚健打趣说:“等一会妳就知。”

于是,他们一边玩牌,一边饮红酒助兴,二十分钟后,他们两人有输有嬴,黄亚健再输了三铺,此时他只脱剩一条内裤。

至于阿凤,她也输了两铺,第一铺她脱去那件T恤,到了第二铺,她有点犹豫了,到底是脱去那条牛仔裤,还是那个胸围好呢﹗结果她选择了脱裤,这时,她身上只剩下胸围同那条比坚尼三角裤了。

此时,黄亚健见到她已经有点脸红,这是酒的作用,由于阿凤身上只剩下三点,正把整个身段暴露出来,在他的眼中,自然贪婪不胜。

再玩多两铺,阿凤的运气真差,输完又再输,她没有办法,唯有把那个胸围和一条比坚尼内裤也脱了下来,光脱脱呈现在黄亚健眼前。

黄亚健见到她那副魔鬼身材,自然大讚不已。

事实上,阿凤年纪并不大,她今年才十九岁,两只不大不小的乳房,坚挺有势,此时她有点难为情了,不断扭身扭势,企图想遮掩身体,但全身赤裸,她根本无法可想。

黄亚健忍不住说:“妳的身材这幺好,比今届任何一位港姐还漂亮哩﹗”

阿凤故作忸怩地说:“你别笑我,这一铺你输了,你就要学得我一样啦﹗”

真的被她一语言中,这一铺,黄亚健果然输了,他便站起来把内裤徐徐脱了下来。

阿凤见到他那只“毛雀”脱颖而出,立即笑说:“你终于让我大开眼界了!”

黄亚健说:“妳认为它很难看吗﹖”

阿凤摇头说:“我不知。”

黄亚健移身到她身旁,揽实她,又问:“你试猜猜它有多长﹗”

他说时,一只手正绕到阿凤胸前,施展他那招安碌山之爪,轻轻的抚摸她,又俯低头吻她的乳房。

阿凤被他一搞,也已经再也忍不住了,只见她二话不说,便伸手去握实黄亚健那只“毛雀”,细意地抚弄。

她虽然不是魔术师,只是轻挑慢撚,两分钟后,那只“毛雀”竟然自动的一吋一吋壮大起来,比原来足足大了三倍。

黄亚健说:“阿凤,妳的手势真妙,竟然识得玩魔术﹗”

阿凤说:“你真坏,我不同你讲。”

黄亚健说:“阿凤,妳吻吻它好吗﹖”

她初时还作状摇头,结果还是把那只“毛雀”凑到口边,谁知一舐之后,她立即就说:“它为甚幺鹹鹹的呢﹖啊,我明白了,你没有沖凉﹗”

黄亚健连忙解释说:“有呀,我今早出门时,已沖了凉才出街的。”

阿凤睨了他一眼说:“不行,我要你再沖过,洗乾净我再同你舐。”

黄亚健心想:这样也好,可以先来个鸳鸯浴,于是说:“不如这样啦,要洗,我们一同洗,反正个浴缸很大,它是意大利货,很好用的。”

他不等阿凤是否同意,便一手把她扶起,两人立即转移阵地到沖凉房去。

一入到沖凉房,还未扭开冷热水喉,黄亚健已经急不及待了,他把阿凤拥入怀里,上下其手,一手握住阿凤乳房抚吻,而另一只手同时亦伸向“桃源”进军。

阿凤万万想不到他如此猴急,但被他这样搞了一搞,她的情慾也已渐渐昇华起来,于是也不再催他到浴缸去,便站在地上,跟黄亚健拥抱一起,手来手往,互相热烈地拥吻。

黄亚健毕竟是个老雀,对女人身上的敏感地带,他经验十足,只一会,阿凤的情慾已被他挑起来,此时只见她不断扭动那个又圆又滑的屁股,双手肉紧的把黄亚健抱实,口中不时发出“啊啊”的叫声。

这种叫声,每一句都令黄亚健十分受用,令到他血脉贲张。

不过,玩这种游戏,黄亚健却有他一套方式,事前他总要女方为他深喉湿吻,先享受够了,然后才作重点一击。

当他见到阿凤急得如锅上蚂蚁,便轻轻把她推开,在她肩膊一按,说:“妳先吻吻它。”

阿凤果然好似被催眠一样,立即俯身下去,双手捧着他热辣辣的肉棒,把口一张,便没入口中,然后便徐徐的舐吮起来。

黄亚健站在那里闭起双眼,全神投入地享受着阿凤的舌功,而且不断地“雪雪”连声。

十分钟后,他终于无法再忍受了,双手闪电般把阿凤扶了起来,伸手再摸一摸她的“桃源”,见她这时也已湿得好似南风天那样,立即示意阿凤把双脚提到浴缸边上。

阿凤果然冰雪聪明,她那只脚一搁起,黄亚健已经“提枪”直插。

阿凤轻轻的“啊”了一声,黄亚健再使劲挺两挺,好一支七吋长的肉棒,便完全进入了阿凤那个胀卜卜的“桃源”洞穴去。

两人事前虽然没有甚幺默契,事实上玩这种游戏也毋须默契,虽然是第一次,但他们却非常合拍,你进我退、你退我进,他们的演技在事前儘管没有经过排练,但每一个动作都来得十分配合,而且恰到好处。

这种站立式体位欢好,似乎对男方特别有利,黄亚健已是中年人,他足足支持了大半个钟头,依然一样龙精虎猛。

反而阿凤却显得香汗淋漓,她不断娇喘,“哎哟哎哟”的叫起来,黄亚健顶到她不停地叫,英雄心理驱使,令到他更为落力,双手抱实阿凤,运起腰力,一下一下的向阿凤力挺,每挺一下,立刻听到“啪”的一声,阿凤也本能地“哎哟”一声。

不久,阿凤的叫声由小而大,黄亚健的撞力也越撞越劲。

突然间,他好像虚脱那样,动也不动的伏在阿凤身上,说:“我爆浆了,啊!太舒服了!”

阿凤没有推开他,反而大力把他抱实,说:“我都好舒服,看来你很累了,休息一下吧!”

黄亚健慢慢的睁开眼睛,俯身吻了吻她的乳房说:“我的确有点累,有人说男女间玩这种游戏,乃是苦中作乐,想来一点不假。”

阿凤向他抛个媚眼说:“明知辛苦,你又要做,岂不是拿苦来受﹗”

黄亚健摇头说:“非也,我讲的苦,只不过是体力的消耗。”

阿凤立即说:“然则乐从何来﹖”

黄亚健说:“乐是心理上的快乐,男人这种矛盾心理,女人是很难理解的。”

阿凤笑说:“现在你是否还要洗鸳鸯浴﹖”

黄亚健说:“当然要,沖完凉,我们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再来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