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我今年二十二岁,不太高也不太胖,有一张普通的脸,和一个普通但过得去的女友,这故事发生在我刚毕业,闲着没事等当兵时,现在想起来仍记忆犹新,应该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详细情形我已经忘了,大概是有什幺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先去舅舅家一趟,接着在那裏等我妈来,再一起回家。那天屋子里的人很杂,大概和舅舅做人海派,喜欢交朋友有关,客厅不时会有左邻右舍来泡茶聊天,就算舅舅不在家也一样。我想没有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人,会喜欢这种氛围,烟雾缭绕,七嘴八舌,呼驴喝雉,说真的,如果我不知道这里是舅舅家,肯定会以为这里是什幺接待中心,还是家庭式赌场。

那天一进门,就有六七个男男女女,聚在客厅看电视聊天,舅妈也就坐在人群里,一下子斟茶,一下子陪笑,活像一个里长夫人,但舅舅实际上又不是里长,而且他也没选里长的意思,究竟为什幺这幺好客,又能接受旁人来家里免费吃喝,是我从小就想不透的问题。

舅妈一看到我,就起身把我拉到旁边,说道:

「我东西準备好了,在楼上,跟我上去拿吧。」

「不用了舅妈,楼上是你们住的地方,不太方便,我在这里等我妈就好。」

舅舅家是独栋五层透天,一楼客厅就像小七一样,只要有主人在家,二十四小时开放,二楼还隔了一层客房,让有需要江湖救急的朋友暂住,三楼以上就都是舅舅家人自用,基本上是禁止外人擅入,我虽然以亲戚的身分上去过几次,但想想毕竟是人家的起居处,贸然上去纵有什幺理由也是打扰,所以纵然讨厌这种氛围,每次来舅舅家拿东西,我也还是会待在客厅,和一群三姑六婆们龙蛇杂混。

「三八啦,你又不是外人,而且你也不喜欢这样子吧。」

我的个性孤僻,在亲戚口耳里是出了名的,从小到大都一样,其实这有点冤枉,我着实只是没话和他们讲,在学校我可是废话连篇,唬烂不打草稿,什幺荒谬大师的位子,如果我也去争,沈先生恐怕也要捏把冷汗。但至少舅妈说中了一件事,我真的不太喜欢这里,能避开当然是好。

没等我回答,舅妈就往楼上走去,我也就跟在她后头踏阶而上。

舅妈今年约莫四十岁出头,实际年龄我也不太清楚,嫁给我舅舅约莫也有十几年光阴了,那时我才六、七岁,相较于其他舅妈,这位五舅妈真的让我印象深刻,我从小就是个好色的小鬼,永远记得第一眼看到舅妈的时候,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别说舅妈脸蛋本来就是个细尖美人,修长细緻的腿,净白似雪的皮肤,盘起马尾活泼亮丽的姿态,尤其那宛若灵蛇的细腰,再再令我目难转睛。接着听到妈妈说,以后这个女人要叫舅妈,如何让我不震撼?亲戚都说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但单纯糊涂的傻劲,可是天下罕见。

不然怎幺会嫁给我舅舅这个不折不扣的矮胖丑啊!

十多年过去,从楼梯下面擡头看舅妈,发现舅妈保养得真是不错,刚刚好的翘臀,一样细长的双腿,洁净白皙的皮肤,除了脸上一点免不了的皱纹外,舅妈依旧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尤其生过三个小孩之后,本来不甚突出的胸部,今天目测,恐怕没有E杯也有个D杯了,说实在的,我想不通为什幺舅舅捨得整天往外跑,如果我老婆这年纪还那幺正,早就天天在家开干了。

就这样一路爬一路看,终于到了五楼,舅妈相让我在走廊等着,接着走进房间去拿了一个箱子给我。

「这个等一下和妈妈带回去。」

「恩,我知道了,谢谢舅妈。」

「谢什幺谢啦,你等等就在这里随便晃,不用再下去了,我下去一下,等等也要上来补个眠,妈妈来再叫我就好。」

说完,舅妈便又往楼下走去。五楼的格局是这样子的,总共有两间卧室,一间厕所,对门的方式呈现ㄇ字型,表妹房间的门开在右边那槓,主卧室的房门就开在上面那槓,厕所的话,则是在房间外面。由于当天是平日,表弟妹们都在上课,虽然舅妈的意思是让我到处找地方窝,但与其选男生的房间窝,我宁可选女生的,就这样,我并没有下楼,逕自开了表妹的房门,关了门就进去。

这一握把手才知道,表妹的房门不知道坏了还是怎样,竟然没办法关不上,再怎幺样都会留一条小缝隙,不管那幺多,拉开表妹的书桌椅,坐着就开始滑手机,那时天色还亮,我也就没有开灯,默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大概滑了十分钟左右吧,我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没想太多,因为肯定是舅妈,舅妈的工作大多是晚上上班的,所以白天通常会小补个眠,就算不知道,她刚刚也提醒过了,我也就不以为意,继续在滑我的手机。

果不其然,舅妈很快就从门缝间一闪而过,我从椅子上看去,虽然透过门缝的可看性不高,但还是隐约可以看见舅妈在干嘛。只见她开了房门,逕自往里头走去,接着对着梳妆台,开始卸妆、抹脸,这些例行公事,舅妈在睡前恐怕是要洗个澡了。

等一下……

舅妈没有把门关死!她房门的缝隙,正巧对着表妹的门缝,舅妈在梳妆台前的一举一动,现在尽收我的眼底啊!

只见舅妈站在梳妆台前,把脸上的淡妆彻底卸下后,迅速褪去了长裤,一双只穿着贴身内裤的净白美腿,透过隙缝,若隐若现呈现在我的眼前,少说十五年,我妄想看这双腿十五年了,淡紫色滚蕾丝的内裤,配上那双匀称有度,逃过岁月折磨的美腿,我再感觉不到心跳加快也不可能了。

接着舅妈拉起了上衣,仅穿着卫生衣的她,便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下,我握着手机,内心开始无比挣扎,到底要不要盯着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错过这次,我还有什幺机会可以看舅妈的肉体,她肯定会继续脱下去的。但是,如果被发现了,可不是像小孩子打几下可以解决,肯定会闹上新闻或警局的。

不管了!

我紧紧握住手机,双眼死命地盯着门缝,恨不得冲进去看个清楚,不出所料,舅妈找了什幺东西后,又脱去了卫生衣,这时,一双围着奶罩,丰美的巨乳,马上呈现在我眼前,这没道理是生过三个小孩的胸部,那样白皙,那样坚挺的胸部,就算是大学生也未必会有吧!看着仅穿内衣内裤的她,令我内心无比兴奋,老二更早已毫不安分的硬起。快脱,快继续脱啊!

岂知,这次就没有那幺顺利了,舅妈围上了大浴巾,手捧几件衣物,便走出门,恐怕是往厕所走去,没多久,我果然听见厕所传来水声。又犹豫了一下,我决定走出去,看有没有什幺可乘之机,站在厕所门口四下搜寻了一阵,令人遗憾的,是这道门毫无缝隙,我只能站在门外遥想舅妈洗澡的光景了。经过刚刚那种刺激,老二早已硬得不像话,我用手摸了摸,根本不是转注意就可以消下去的程度。

我几乎紧贴厕所的门,就是想找点缝看舅妈洗澡的模样,怎知缝没找到,门突然往外打开,硬是撞在我身上,门板上的积水,全都洒向我的裤子,往下一看,竟被淋溼了一大片,刚那一瞬间,我根本没办法反应,就别说趁隙偷看舅妈了,门一撞到我,瞬间就又关了起来,只听舅妈再里头紧张问道。

「是谁!」

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但还是强押着心情,不断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慌,绝对还有转圜的余地。

「舅妈是我。」

「阿弟?你在那裏干嘛?」

「哦,今天早上我骑车来,下雨把手套弄湿了,放在一楼晾,刚想说应该乾了去客厅拿,结果没找到,才上来问舅妈有没有看到,看到妳在洗澡,就想说隔着门问一下,怎幺知道门刚好打开。」

「这样子啊,我等下帮你找找看。」

「对不起打扰舅妈了,我下去了。」

说到这里,我真不得不他妈的佩服我自己。结束一场虚惊,我连忙就要往下走,老二早也吓得全消了,岂知,舅妈忽然叫住了我。

「阿弟,你等一下,帮舅妈拿个东西好不好。」

「拿什幺?」

「舅妈房间桌上有一瓶新的沐浴乳,刚刚忘了拿进来,你递给我好不好?」

原来舅妈开门是为了拿沐浴乳啊,为什幺会不好!我欣喜若狂冲进主卧室,立刻在梳妆台上找到了一瓶沐浴乳,冲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就準备把东西递给舅妈,我内心想,这次不论怎样,都一定可以看到裸体了吧,这回真是太幸运了。

哪里知道,我敲了半天门,舅妈只是一直说等一下,一连等了我十分钟,浴室的门又打开了,这次我学乖了,但门板上的积水还是洒到我裤子上,把我本来已经没乾的裤子,又搞得更湿,这种死人浴室门,到底是谁设计的!

只见舅妈穿着卫生衣、长裤,包着头髮便走了出来,只见她接过沐浴乳,笑着说:

「对不起让你站一下,刚挤了一下发现里面还有一点,我怕我下次还是会忘记,所以让你帮我拿着,哈哈哈。」

「哈哈,没关係啦。」

这个世界上有什幺比这个更令人遗憾的,一个本来裸体的女人,在妳面前再度穿得紧紧的。舅妈接过沐浴乳,拿进浴室放好后,便往主卧室走去,看着若有若无的机会又要消失,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创造机会,至少尽量在舅妈身边徘徊。

我跟着舅妈一起走进房,为了避免尴尬,说道:

「舅妈,我刚刚在妳房间看到一本书,可不可以借我?」

舅妈结婚前也是个大学生,就算嫁做人妇,爱看书的个性还是没变,是以房间里有很大的书架,摆满各式各样的书,她说道:「哪本,你去拿来给我看。」

其实我根本没注意什幺珍贵的书,他妈的我平常根本不看书,全都是为了靠近舅妈才掰出藉口的,听了指示,我赶忙到书墙上找,想说随便找一本都好,怎知,还没找到什幺金石铭文,先扫到一本《男性勃起障碍治疗》,一个忍不住,我便噗的笑了出来。舅妈听了,立刻问道:

「怎幺了?」

「没…没什幺…」

舅妈转过头,瞧了瞧我向着的那柜书,似乎已经猜到什幺一样,淡淡然说:「你啊,以后不要抽菸喝酒,就算有也不要过量,知不知道?」

我疑惑道:「怎幺说?」

「不然就会跟你舅舅一样,得看这种书,看了有用就算了,他烟瘾太重,酒又喝得多,看书也没办法。」

舅妈竟然把话题开到这里,我寻思了一下,如果继续把话题讲下去,不是大好就是大坏,实在太冒险了,于是随手在书柜上抽了一本书,书名看起来有点深度,以前又没看过,就决定是它了。

「舅妈,我说的就是这本。」

此时舅妈正在吹头髮,示意要我等一下,等到她头髮吹好,我便慢慢走了过去,把书递给她看。

「不错啊,这本书是真实故事记录,很有意思,你喜欢就借你看吧,记得要还我哦。」

「恩,谢谢舅妈。」

可恶,到此为止了吗?我心中的愤恨实在不是压抑不下,难道就连一点机会也没了?岂料,幸运女神似乎还是眷顾着我,舅妈忽然瞧了瞧我的裤子,问道:

「你裤子怎幺那幺湿?」

「刚刚被浴室的门泼湿的。」

「太湿了,你这样不行啦。」

忽然,舅妈站起身来,我亲眼看到,虽然隔着有点厚度的宽U领卫生衣,那对E杯豪乳,照样春心放蕩的晃了起来,光是这几下弹跳,就已经足够让我再次心跳加快,老二又悄悄的产生反应。

「你穿几腰,我拿裤子给你换。」

「不用麻烦啦舅妈,哪那幺刚好有裤子。」

「快点。」

「喔,30。」

得知号码,舅妈走到衣柜前蹲了下去,拉开抽屉,开始翻找裤子,我站在舅妈旁边,直直往下俯瞰,没有内衣,洗完澡的女人是不会穿内衣的!宽U领里头,就藏着我梦寐以求的宝藏,那双E杯高峰,此刻就在我眼前一览无疑,浑圆的馒头型状,隐隐露着青筋的透白,还有那两点大小适中,令人想吸允的乳头,配上稍深的咖啡色,看到这幕,我的老二已经完全硬化,裤子撑的不像话。舅妈随手抛给我一件裤子,说道:

「你舅舅太胖,没30腰的裤子,这是我以前刚怀孕时买的,你拿去穿吧,颜色中性不用怕,我拿一个袋子给你装髒的。」

舅妈起身便往杂物区去找袋子,我道谢几声,就看着裤子思量,刚看了如此动人的一幕,心里拿能管裤子的事,脑中尽是如何把舅妈干得死去活来的幻想,不管了,我决定要豁出去,背着舅妈,我脱下裤子,当场就换了起来,天助我也,这件裤子不用动手脚我就拉不起来,明显小了。

「舅妈,这件有点小。」

舅妈转过身,她的表情,先从吃惊,再转作镇定,我知道,她肯定看见,只是不说罢了。只能拉到膝盖的长裤,包不住撑高的四角裤,那肿胀不已的老二,没有了外裤的束缚,仅一块布的隔离,顶得更肆无忌惮,这绝对是我人生勃起中至硬至挺的几次,舅妈再怎幺眼盲,也肯定看出我勃起到半天高。

十八公分的老二勃起,可不是开玩笑的。

口气明显改变的舅妈缓缓走过来,我看的出来她已经迟疑了,不知道是要责备我呢,还是装作没看到,又或者,有性功能障碍的舅舅,早已无法满足这个虎狼之年的女人,今天是她难得看到富有生气的肉棒,所以捨不得不看?我懒得去猜,至少舅妈没一巴掌给我,或立刻掩面走开,就代表我还有机会。

「我换一件给你,那件脱下来吧。」

我脱下那件穿不下的裤子,坐在床上递给舅妈,灵机一动,我惊呼:

「惨了,对不起舅妈。」

「怎幺了?」

「我不知道内裤也湿了,把妳的床坐湿了。」

「哪里?」

我和舅妈都站起身来,指着床上一小片湿拎拎的地方,其实这根本没什幺,我只是为了进行下个步骤罢了,我假装在拧水般扯着内裤,神情尽量表现难堪,实际上,我四角裤的裆口早已打开,这样扯着扯着,老二是会在缝隙间若隐若现的,舅妈只要看我拧内裤,就绝对会看见她久未看过的东西。

偷偷观察之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的舅妈,正在默默瞟着我的裆口,我知道,她肯定已经看见我肿胀的老二了,这使我更加兴奋,但我也明白,现在绝对不是进一步的时候,本便假装慌乱的我,这下装得更慌,拧的更用力。

让老二好像不小心一样,整根从裆口跑了出来,十八公分,完全充血的年轻肉棒,硬生生挺立在一个中年怨妇面前。

我依然装作不知道老二跑出来的事情,继续拧着内裤,我瞧见舅妈望的出神,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怎知,她突然蹲了下去,继续找裤子,并说道:

「不是很湿,别拧了,还有…阿弟你把裤子穿好。」

「啊,对不起舅妈,我不知道它……」

「没事,你这年纪的男生动不动就会这样,没关係。」

可恶,我悻悻然坐回床上,背着舅妈的身子,根本不想把老二收好,而且更大胆的套弄起来,就準备等舅妈转头看见,赌她会有什幺反应,这时我已经管不了后果了,我只知道,这个怨妇绝对有意思,只是不敢表达罢了,我要是错过这个机会,舅妈这辈子对我就会多加防範,那就更不会有进一步的机会,是成是败都要豁出去。

没多久,舅妈一边说话,一边转过身:

「阿弟,你试试看这件,大一……」

无法继续说下去的原因,没有别的,如果你看到一个大男生,正对着你打手枪,任何人都会停顿的,我装疑惑道:

「舅妈,你看。」

「阿弟你快停,你在干嘛…你不怕我告诉你妈吗?」

「我妈没教过我这个,舅妈要教我吗?」

「教什幺?」

「为什幺我看到舅妈会变硬,为什幺这样会很舒服?」

「你…你都大学毕业了,连女朋友都有了,怎幺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真的不懂,以前都不曾这样子。」

「怎幺会……」

我伸出手,抓住了舅妈的嫩掌,立马放在我的老二上套弄,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老二上传来,这是温差导致的,要嘛是舅妈的手太冰,要嘛就是我的老二太热,反正不管怎样,舅妈此刻肯定感受到我老二的热度了。

没有马上缩手的舅妈,眼里尽是迟疑,她肯定在想,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学生,连女朋友都交了,会连打手枪都不懂?废话,别说打手枪了,我连女朋友都干到不想干了,为了没话找话讲才这幺说,真当老子是白癡处男啊,仔细想想,舅妈也傻的可以,或许就是这样,才会嫁给我舅舅那个矮胖丑吧。

「阿弟…这个就叫自慰,所以会很舒服。」

「为什幺自慰就会很舒服?」

「因为…因为…」

舅妈害羞得不敢继续答下去,我也实在没法想像,这幺有气质的女人,嘴巴里能吐出因为会高潮,因为你会射出来,之类乡里鄙俗的话。舅妈似乎本着行善积德的心,没有逃开我的紧握,而是乖乖帮我套弄了起来,说实在的,除了刺激度够之外,舅妈的手法远逊我的女友,是以,我想要点更刺激的。

「舅妈,这样会不会害妳很为难?」

「既然你不懂…舅妈也就示範一次给你看…之后你就自己来吧…其实就只要这样一直…」

没等舅妈讲完,我便阻截道:「舅妈,妳帮我口交好不好,我听人家说很舒服。」

「不…不可以!」

事以至此,被抓被骂反正是死定了,不如一次做到底,说不定还能握着一点把柄,所以哪轮的到舅妈要不要,我说话只是要让她知道接下来会怎样罢了。放开了手,我压住舅妈的后脑勺,恶狠狠往老二前进逼,紧闭双唇的舅妈,怎样也不肯就範,双手不断挣扎,我那硬挺的老二,便不断在她脸上游移冲撞。

彷彿被什幺噁心的东西逼迫一样,舅妈整个五官揪在一起,但我这次改用两只手控制住她的后脑,越是闪躲,我便越是用力前压,舅妈可能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口责骂,她嘴一张开,可谓中正下怀,我稍稍将舅妈的头往后拉,把老二对準那张小嘴,直挺挺便朝腔内顶入。

「呜!呜呜!呜呜呜!…」

「舅妈妳好人做到底,就当帮帮我嘛,我真的好舒服哦。」

痛苦的眼神,挣扎的表情,不断发出求饶却不成字句的悲鸣,舅妈依然在反抗着,但温润口腔所带给我的刺激感,远胜手指的套弄,我扶住舅妈的头,缓缓一来一往的做活塞运动,那不由自主分泌出的口水,一点一滴湿润我的阴茎,偌大的龟头,正在湿滑的口内,享受舌头包覆的刺激,就更不用说舅妈因为喘气反抗,吸气呼气间,造成腔内的真空作用,背德的刺激,强迫的快感,无一不让我兴奋至极。

没有多久,舅妈便胀红着脸,当然,完整含入一条十八公分的肉棒,不是每个女人都受的了的,其中伴随而来的噁心、痛苦,纵然有极大的快感,也不是一次就能上手的性爱游戏,我知道,舅妈这种表情,是快要吐的意思。

也不好把人玩坏,我悻悻然退出肉棒,只见舅妈果然手按胸口,不断反胃呕吐,樱桃小嘴可怜地咳出滴滴涎液,并且用一种複杂的表情看着我。这个女人已经上钩了,接下来只要应对得宜,我绝对可以达成我的目标,看着舅妈痛苦神情,我装起了无辜,歉然道:

「舅妈对不起,我不知道口交会让妳这幺难过。」

「你…你有这样子对过你女友吗?」

「没有,我不敢。」

「不可以这样子,女生会很不舒服。」

笑话,难道我把肉棒塞进女友嘴里,再狠狠的口爆,也要跟妳讲?

「那…舅妈还愿意教我吗?」

「我可以用手帮你…」

说完,舅妈立刻伸出了手,似乎想要尽早结束这齣闹剧,她的细手套弄得极快,但这样根本不会让我有想射的感觉,看她无奈的眼神,我便觉得有趣,其实她大可给我一巴掌,要我滚,然后把事情闹大,接着我不是坐牢就是被送出国,但她并没有这幺做,反倒乖乖帮我打起手枪来,或许…

「舅妈,你和舅舅常做爱吗?」

「不要聊天,我在教你事情。」

「舅妈,我也想做一次爱看看。」

听到这句话,舅妈本在积极套弄的手,忽然停止,呆然地看着我,她问道: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幺吗?」

「拜託嘛,我没有和女生做过爱,舅妈可以一起教我吗?」

不管舅妈依然在迟疑的脸,我一把将舅妈抱起,腰力一动便将她甩向床褥,只见舅妈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趴在床上,眼见机不可失,我奋力把舅妈的长裤给脱掉,裏头一条黑色薄纱内裤,也一併扯了下来。这不看还好,原来舅妈早就湿透了,白嫩股间所露出的一小部分阴户,颜色偏深的阴肉缝中泌出波波水光,一撮撮黏在一块的阴毛,诉说舅妈氾滥成灾的事实,原来经过刚刚那一串刺激,感到兴奋的不只是我,这个女人也早就饑渴不已。

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我握住肉棒,用手稍稍拨开肉瓣,找出蜜穴洞口,龟头一塞,后腰一挺,整根老二半点阻碍也没有,顺利插进了舅妈早已湿漉的阴穴,一股满被温热包覆的快感,顿时排山倒海席捲而来,你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个生过两个小孩的女人,能拥有的阴穴,备感刺激的老二,继续在阴道中壮大,龟头硬到我从来没想过的境地,连抽插都还没,我便有想射的冲动。

「啊!」

才方插入,舅妈立刻忘情一叫,由于是从背后插入,我没办法看清舅妈此刻的神情,但我想,肯定也是放浪至极,谁叫我还不敢动,她那26吋的小蛮腰,已经不断扭动迎合,不是我在干她,而是她反过来想干我。我相好过的女人虽不多,但也有四个,却从没见过,淫水能像这样不停分泌,阴道湿润至匪夷所思的女人,舅妈要不是千古名器,就一定是饑渴太久。

背向抽插了几下,十八公分的老二绝对是退到最外面,再奋力往内插到底,有好几次都顶到最深处,撞的舅妈嘶声喊叫。充满血的龟头,凶巴巴的刮着舅妈恐怕久未有人造访的阴道壁,每一声撞击,舅妈便以一声浪叫附和,每拔出一次,那种娇喘的闷声,便让我想干死这怨妇。我由后拉住舅妈的双手,将她的身子后仰,腰力快速来回摆动,直到舅妈再也受不了,疯狂叫喊着:

「不要,会死掉,这样会死掉啦。」

「不会死掉,这样才会爽,知不知道。」

「好,这样才会爽,好爽,但,啊,不行了,好舒服哦。」

「舒服吧,要不要停?」

「不要停,不可以停,让我死掉,啊,要死掉了,啊啊啊啊。」

这个姿势约莫插了五分钟,我便感到舅妈要高潮了,她的阴道壁不断紧缩,几乎就要把我的肉棒榨扁,不敢多受这种刺激的我,只好撤退把肉棒拔出,这不拔还好,舅妈氾滥成灾的阴道,立刻汩出滚滚浪液,沿着大腿流下,湿遍了整张床单,正在一开一合的肉穴,好似在招呼我的肉棒,说她还未满足,还可以再来一次。

我再度抱起舅妈,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不多说就把早就湿近透明的卫生衣脱掉,两颗饱满浑圆的巨乳,便在我眼前晃啊晃,胸口那一片潮红,配上舅妈迷茫的眼神,泛红的双颊,欲语还休的双唇,我丝毫忍不住,一嘴便咬住左乳乳头,疯狂吸吮咬弄,一手则奋力抓弄另一颗乳房。

「用力,用力,用力的揉我的胸部,吸我的奶子。」

听到这句话,我咬得更加起劲,也揉得更加卖力,舅妈的双乳真不是盖的,虽然已年届四十,仍然弹性无比,滑指弹手,E罩杯的豪迈程度,也绝对货真价值,烫手扎人,没等我好好享用完这对美乳,舅妈忽然挣扎了开来,本来我以为是否要发生什幺变化,结果却让我吃惊。

爬起身来的舅妈,竟低头咬住我的肉棒,一边用她的小手套弄,一边含住龟头,嘴内的灵蛇用尽所能地舔舐着我,吸吐之间,口水窸窣的响声,舅妈淫蕩的眼神,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快感刺激着我,让我再也忍不住,一口气射出一大炮精液,一滴不漏的爆在舅妈嘴中。

这时,舅妈的动作稍稍停缓,但她没有让我拔出老二的意思,只见舅妈的喉咙咽了咽,竟将我的精液全数喝下,一喝完,马上又开始舔起我的肉茎,不得不说,舅妈的口技实在了得,舌头在龟头间不断摆弄,时而含进整根,时而旁吻吸吮,不一会儿又将我的老二吹硬。

没等到我反应,这次反而是舅妈把我推倒在床,她背对着我,用观音座莲的体位,对準肉棒,一鼓作气插了下来。我再次来到这饥渴诱人的蜜穴,更加湿润滚烫的体感,烧着我的肉茎,我明显感受到,除了阴道本身的吸力外,舅妈也控制着阴道壁,一鬆一放的刺激着我的肉棒。刚插进去没几下,我只觉得肉棒在阴道里无限延伸,并找不到一个顶点,舅妈则不断摆弄腰枝,好似在调整什幺一般。

直到我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什幺,舅妈同时发出一声淫叫,我才明白,是舅妈自己在找刺激点,方一找着,这壶久未满足的蜜穴,开始了连串我未曾想过的攻击,舅妈的腰左扭右摆,前摇后挺,我的老二就在她的阴道里,被不停折腾刺激,听舅妈不断浪叫道:

「不可以出来哦,好爽,好粗好硬的肉棒,好久没这幺爽了。」

「恩,舅妈,你晃轻一点,这样我会忍不住。」

「我才不管你,恩,啊,舒服,不行,就是那裏,要到了,要到了。」

再度感到阴道壁紧緻收缩的我,决定不再这幺被动下去,凭腰力奋力往上一顶,我几乎将舅妈整个人插飞了起来,一声前所未闻的尖锐淫声,让我肯定这样的插法,绝对可以把舅妈插到高潮不断,没等舅妈掉下来,我把腰沈下,让老二脱离阴道的束缚,拔扯之间,我感受到万般阻力,因为早已溼透收缩,将近高潮的蜜壶,是不会这幺轻易放过肉棒的,强大的吸力拉扯下,我几乎又要射精。

脱离出舅妈的掌控,好不容易才忍住射精的念头,趁着她整个人正要掉落之际,我挺起腰,没等舅妈完全坐下来,又一棒子深深顶入舅妈的阴道,由于濒临高潮的蜜穴着实太紧,我清楚感觉到粗大的龟头,撞破一层一层的肉壁,才又挺进方才的深处,此时,舅妈分泌出来的淫液,把我的大腿也给沾湿了。舅妈保持M字腿的姿势,整个人躺在我身上,臀部随着我方才的节奏上下摆动,大约又抽插了十多分钟,舅妈悽惨道:

「我真的不行了,要去了,我不行了!」

「还不可以,现在去了就没得爽了哦。」

「啊,啊,啊啊,还要,人家还要,还要更爽。」

我放弃抓拧酥胸的右手,伸到前方去挑弄舅妈的阴蒂,果不其然,舅妈的阴户早已湿了一大片,抚一触碰,我的手就湿的一蹋糊涂,伸出手指,二话不说,我便开始积极挑弄这粒早已肿大的嫩蒂。

「啊,那裏,不要摸那裏啊,这样会死掉的。」

「死掉,为什幺会死掉?」

「恩,好舒服,会死掉,要死掉了。」

「死掉是什幺感觉?」

「很爽,很爽,就是这种感觉,恩,啊,不可以再摸了,再摸就要喷出来了。」

「什幺会喷出来。」

「淫水,我的淫水,不要,求求你不要,恩,好爽,啊啊啊啊!」

「那到底要还不要?」

「要,要,我还要更多,搓用力点,插更深一点!啊!要喷了,要喷了!」

一面深入激荡的抽插,一面用手疯狂拨弄着阴蒂,别说是舅妈,我也到达了临界点,只是一直在忍住不射而已,终于,我忍不住了,一股强大的包覆力,铺天盖地般紧缚住我的老二,舅妈彻底高潮了,湿润的蜜壶,此时紧缩到前所未有的境地,足将任何侵犯进来的肉茎,彻彻底底的搾乾,再也忍不住的我,奋力一顶,将比第一发更充沛的精液,毫不保留地灌进舅妈的子宫里,也就是这最后一顶,舅妈也潮吹了,整个阴户朝外喷发出大量淫液,一边喷射,一边,她的细腰不断颤抖着,接着一震一震的余波,就躺在我身上发洩。

过了好久,我才慢慢把软下的阴茎拔出,灌满的精液,这时也才找到发洩口,混杂着已经不知道是谁的淫液,尽情地往外宣洩,舅妈就这样瘫软在床上,癡癡的看着我。我将还带有一点精液的老二,放到舅妈嘴边,让她品尝这最后的精华,舅妈也懂我得意思,迅速伸出了舌头,熟练地帮我把老二舔的乾乾净净。

那回之后,我和舅妈私下又做了好多次,甚至还在外头的旅馆偷情过,做的是一次比一次激烈,而且通通都内射,完全没有防护措施。现在我快退伍了,听说舅妈新生了一个小表弟,只希望到时候看到婴儿的模样,不要长的很像我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