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暴力另类  »  女狱风云
女狱风云

作者:河川

第一章 沉冤不白

她的名字叫妮可,今年二十岁,有着一头漂亮的金髮,碧眼跟白晰的肌肤,175公分的身高,36寸的胸部,搭配着26寸的小蛮腰,和35寸的肥臀,是标準的金髮美人,也是可可那公司的。妮可今年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到俄国走秀。

「俄罗斯航空178班机,往莫斯科的旅客,请登机……」

「快点呀,妮可!我们快赶不上飞机了。」莎拉抓着妮可的手冲到了登机门前。

「妮可,你化妆佔去太多时间了。」

「莎拉姐,要不你来当模特儿,我当经纪人好了。」

「你呀,别开玩笑,快上飞机吧!」

上了飞机,两个女人舒舒服服的坐在座位上享受美食时,忽然听到了一阵打斗声,只见两男一女拿着枪大喝︰「这是劫机,通通不要动,就不会受伤。」

为首的男子说道︰「罗丝、杰克,你们去机长室,这儿我来就好。」

「是,大哥!」两个男女马上冲了过去。

「各位旅客,抱歉了!我们是车臣游击队,为了我同胞的自由,只有出此下策。」」

这时,忽然「咻」一声,大哥胸口多了一个血红的洞,直挺挺的倒在妮可的身上。

「哇!」妮可吓得大叫,雪白的套装上洩上了鲜红的血,却没有注意到大哥塞入一件物事到她的口袋中。

这时妮可才看清楚开枪的人,他一把抓起了大哥的尸体,大声宣布道︰「各位旅客,没事了。我是安全局的杰克,歹徒已经毙命,各位可以安心了。」

这时杰克以邪淫的眼光看着妮可︰「小姐,你没事吧!待会下飞机,恐怕要请你协助我们做个笔录。」

「你……那……那个女孩呢?」

「你说那罗丝吗?放心吧,我已经把她抓起来了。」

下了飞机,妮可跟莎拉不安的跟杰克到了安全局,一进门,妮可通过金属特探测器时,忽然铃声大作,警卫马上快步驱前︰「小姐,请你把声上的东西掏出来检查。」

妮可无奈,只有把皮包口袋的东西通通倒出来。

「小姐,你也是。」

莎拉狠狠瞪了警卫一眼,也只有照办。

「帕;丝巾;妆品;这是什幺?」只见一个闪亮的金币,警卫将它拿起时,一不小心掉到地上,金币竟裂成两半,里头弹出一卷黑色的东西。

一直站在一旁的杰克一见,马上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就对着妮可两人说道︰「你们二位竟然是间谍,来人呀!押起来!」

莎拉这时挺身而出︰「我们是美国公民,你们不可以乱来。」

杰克马上出了一拳,结实打在莎拉的肚子上︰「嗯!美国公民,我看是美国间谍吧!」

「莎拉!……」妮可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两名大汉压倒在地上,玉手被粗暴的拉背后,上了手铐,押进了牢房。

第二章 自白

「姓名?」

「莎拉.福克斯。」

「年龄?」

「28。」

「职业?」

「模特儿经纪人。」

「莎拉小姐,你就快招了吧,你来俄国的目地为何?妮可为何带着我国军事基地的微缩影片?免得受苦呀!」伊凡说道。

「还跟这间谍说什幺道理,凡哥,用点刑不就招了。」

「别冲动,阿比,人家毕竟是美国人嘛,莎利,你就快招吧,我知道妮可是无辜的,只要你招了,妮可不就无罪了?」

「我要找大使,我们两个都是无辜的,快放我出去。」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嘿嘿!阿比,用刑!」

阿比马上粗暴的撕开了莎拉的上衣,一双丰满的乳房马上弹了出来。

「你们干什幺!无……」

莎拉话还不及出口,嘴巴马上被一根巨大的管子塞满,紧接着,阿比又撕开了她的裙子,把她的大腿呈大字型的扒开,如此一来只剩下粉红色的内裤了。阿比在进一步把内裤也剥掉,拿了一根细长的管子插入了莎拉的尿道中,莎拉虽不能言语,也痛得闷嗯了好几下。这时阿比拆下了莎拉椅下的一块木板,又把另一根较粗的管子插入她的肛门之中,紧接着把尿管和肛管都接到一个容器之中。

「莎拉,我现在就好好餵饱你!」阿比说完推来一个像点滴架的架子,上面挂着至少十公升的乳白色液体,接着把餵食管接好,阿比打开了控制阀,液体马上奔流而下。

阿比笑道︰「这是好香好浓的OAK,享受吧!」

很快的,莎拉的肚子鼓胀了起来,膀胱也开始胀痛得不得了,莎拉本身有洁癖,想到自己竟会屎尿齐飞就不能忍受。可是,生理还是战胜心理,「哗啦!」一下子莎拉的屎尿真的齐飞了,这时莎拉才注意到装自己粪尿的桶子竟跟架上的牛奶桶一样。

「不!~~」

果然阿比凑近了莎拉插着管子的脸旁︰「嘿!接下来就是喂屎尿了。招不招呀?」

莎拉为了不吃屎尿,只有不住的点头。

「呵!终于肯招了。」

拔掉管子的莎拉,全身虚弱的躺在椅子上。

「说吧,说完在这画押。」

这时莎拉决定揽下一切,只要妮可没事就可以了。

「好吧!我说,但是让我见妮可一面。」

「没问题,带犯人来。」伊凡道。

「莎拉姐!」

「妮可!你出去之后,快联络大使馆,把我救出来。」

「不!莎拉姐,他们是怎幺对你的?哇!……」

「别哭!我的妹妹,你快走吧!」

伊凡在一旁看着,说道︰「快画押吧!」莎拉只有不甘愿的在自白书上签上了名。

这时,伊凡笑道︰「任你们多狡滑,还是栽在我手上。来人呀!把两个犯人还押。」

「你!不守信用!」莎拉向伊凡扑了过去,用手铐勒住伊凡脖子,但不知伊凡一躬身,就把莎拉抛出,莎拉头撞到白色墙壁,留下一抹鲜红。

这时伊凡大怒︰「贱人,吃我一炮。阿比,你干前面。」

「凡哥,没问题。」

伊凡从后面攻入,但试了几次总不顺利,「干,卫兵,拿香油来。」伊凡把一整罐香油塞入了莎拉的肛门,莎拉这时也只有呜咽哀叫了。

「嗯,滑多了。」

「一起来吧!」

伊凡与阿比一前一后插入了莎拉的阴道跟肛门,莎拉这时再次大叫,她这时觉得自己的子宫跟直肠都快被干爆了,随着两个俄国男人超过15公分大 有节奏的挺进,莎拉慢慢进入了恍惚。自己怎幺会感到快感呢?莎拉的阴道壁开始收缩,随着阳具的挺进而分泌出蜜汁来。

「呀……呀……不要,不要呀……」

「这贱人,是说不要停吧!」

「哈哈哈!」

「你们这两个禽兽。」在一旁的妮可叫着。

这时莎拉才清醒了过来,大叫着︰「放开我!」

这时伊凡与阿比正到了高潮,凡哥说道︰「我喊一二三,一起射爆她。」

「是,凡哥。」

「一、二、三!」

「扑!扑!扑!……」伊凡与阿比一起射精,莎拉只感到前后一阵浊热,就昏了过去。

第三章 兽交

当莎拉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着被绑在一个平台上,双脚张得极开,固定在左右两边,莎拉又感到一阵刺痛,原来阴部被塞进了一根大电动棒,并且不断在振动。

莎拉正感到又羞又痒时,伊凡进来了,还押着妮可,莎拉羞惭不堪,别过脸去。

「贱人,今天就让你爽死!」

「妮可,你给我仔细看着,如果不招,就是这个下场。」

这时远处传来了狗吠声,只见卫兵牵了两只站起来有一人高的狼狗过来,并用一块抹布在莎拉的屁眼及嘴里擦拭,伊凡道︰「这是母狗的分泌物,两狗干母狗,哈哈哈!」

「可恶,你这个畜生!」

伊凡淫笑着,重重的甩了妮可一个耳光,道︰「叫你看,可没叫你叫!」

妮可为了怕再吃苦,也只有看着这残酷的一幕。

这时两只狼犬早按捺不住,往莎拉身上扑去,莎拉嘴巴屁股都塞满了狗 ,随着两狗的律动,再加上阴部中的电动棒,莎拉又痛又爽,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插入嘴里的犬先射完,就用狗舌在莎拉脸上乱舔,莎拉早已无法反抗,只有任狗轻薄。严重的却是后犬一直插个不住,却不能拔出,原来狗茎头有个硬结,膨胀起来像个倒勾,就卡在直肠之中了。

莎拉痛得大叫︰「救命呀!」

伊凡只好说道︰「把狗拿开。」用力一拉,竟拉出了莎拉的肠子来,一阵鲜血喷出,可怜佳人魂归天。

「莎拉……」妮可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第四章 定罪

妮可再度醒来,已经是隔日午后,一束阳光从囚房的小窗射了进来。妮可还是不敢相信这三天的遭遇,妮可低头看看自己,虽然还穿着高级的白套装,可是上面还留着劫机犯的鲜血,窄裙也破了,裤袜鞋子在进来时已经被没收,莎拉竟然被狼狗干死,一想到这儿,妮可不禁掩面痛哭。

「碰!」厚重的铁门打开,两名警卫走了进来,将妮可铐上脚镣,带来了审问室。

「怎幺样?睡得还好吧,自白书在这,快画押吧!」

妮可看了一下,那竟是莎拉的自白︰「你们这些禽兽,别妄想,我不可能出卖自己的。」

「还嘴硬,可恶的莎拉已经害我们被主任刮了一顿,我可不重蹈覆辙。」接着阿比一把锁住了妮可的颈,伊凡抓住妮可的手,歪歪斜斜签下了名。

「开庭,全体肃立。」

「妮可.吉兰,美国人,20岁,被控妨害国家安全罪,依据检附证据以及自白书,她已经完全承认犯罪事实,请庭上求处无期徒刑,以敬傚尤。」检察官道。

「庭上,念妮可是初犯,从轻发落吧!」公设律师有气无力的说。

「不,法官,我是无罪的!」妮可见状大叫。

「犯人捣乱秩序,请庭上制止。」检察官道。

「所请照準。」

妮可马上被法警用手帕塞住了嘴,并且紧紧的押住,妮可俏丽的脸颊只能留下两股抗议的泪水。

「犯女妮可.吉兰危害国家安全,罪证确着,姑念其初犯,本庭特别网开一面,判决前往西拉亚集中营劳役二十年,立即执行,退庭。」

法警一听,马上押着妮可上了囚车,妮可也只有继续哭泣。

第五章 妮可起解

话说妮可上了囚车,车子一路奔驰,很快就到了车站,妮可跟着一群女囚上了开往西拉亚的火车。

妮可发现这是一个完全密封的车厢,只有在车顶上留下几个通风口,更者,连座位都没有,所有囚犯只有像沙丁鱼一样站着,就这样站了几个小时。

妮可心中叫苦连天,「我想尿尿啊,怎幺办呀!」接着就忍无可忍的尿了出来,更糟的是,其她女囚见状也一股脑儿的尿了出来。一时车中尿味沖天,许多女囚忍不住而昏厥。

这时一位老大姐式的女囚大叫道︰「快来人呀!好多人昏倒了。」一时整个车厢鼓噪起来。

一直持续了几分钟,车子才慢慢停了下来。车门终于打开,只见两排军人荷枪实弹的等着她们,只是憋在里面的女囚都争先恐后的冲了出来。

「答答……」一阵枪声之后,多了几个倒卧地上的女囚尸体,为首的军官大喝︰「所有囚犯,一列排好,守秩序的出来,否则就跟这几个贱人一般。」

所有的女囚全都赶了出来,一伍十人的列了队,军官问道︰「我要选一个队长,谁愿意?」

这时那为大姐头站了出来︰「我愿意。」

「好,这给天你们就留在这里,等待往西拉亚的渡船来,我最重视的就是纪律,若是有谁违纪,我就给她好看。」说完,扭过头问道︰「队长,你叫什幺名字?」

「报告!我叫莎拉.佐尼可斯!」

「啪!」军官用力打了莎拉一巴掌︰「你是谁?」

「报告,女囚莎拉。」

「很好,其他囚犯记住了吧,以后与长官说话一定要有规矩,不然就是自讨苦吃。莎拉,我看这里有许多新囚,你要好好教教!」

「是!长官。」

训话完毕,妮可跟着其她囚犯鱼贯进了澡堂。在排队的时候,妮可看了看周围,才知道所有女囚都跟她一般狼狈不堪,都还穿着被捕时的衣服,有些看起来还像好人家的女孩,穿着破烂不堪的高级洋装;有些女孩就有经验多了,就如同莎拉一般。

这时所有的女孩都在交谈︰

「你被判了几年?」

「十二年。」

「你被判了几年?」

「二十年。」

……

这时妮可才发现,这儿的女孩似乎都是重刑犯,而且似乎都不超过四十岁,这是怎幺回事呢?

这时大姐头说话了︰「女囚们,来这儿想活命就得认命,否则的话恐怕撑不了多久,我们要去的西拉亚是波罗的海中的一个孤岛,想逃的话比登天还难。我身为队长,一定会尽力保护各位,可是如果白目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洗完了澡,所有女囚都换上了深蓝色的连身裙装及白色的内裤。女囚们从澡堂出来之后,就被喝令排成一排,实施身体检查,所有囚犯都要伏身张开大腿,让耻丘清楚的展示在医生的面前。许多年轻的女囚未经人事,当然不从,可是警卫的棒子就重重的打在囚犯的背上,囚犯就只有昏迷的任由医生在阴部翻找了。

妮可看到了前车之鑒,只有乖乖的趴下,这时医生大惊道︰「这女囚竟是处女!」

「把她带到我房间去。」接着跟一旁的警卫邪淫的大笑。

妮可焦虑的坐在医生的房间里,虽然知道自己难逃被强姦的命运,但她还是忍住了眼泪。

终于,门房打开,医生微笑的进来了。

「你不要害怕,我表面上是医生,但实际上……嘿嘿!」接着,医生拿了钥匙,打开了妮可的手铐,说道︰「我是来救你的。」

「你究竟是谁?」

「你不必问太多,跟我走吧。」

于是妮可马上跟着医生上了车,一下子就开到了营区门口。

「是医生呀,请过去吧。」警卫道。

「谢啦。」医生道。

「等一下,医生,这幺晚了,上哪去呀?」只见一束强光照在医生车上。

「我早就怀疑你了,搜!」军官喝道。

「小普,这是为何?」医生道。

「如果我观察没错,你是想救那美国女囚的间谍吧?」军官道。

这时,医生奋力一击,车门马上被踢了开来,想不到小普身手敏捷,一个打滚,躲开了车门,而且拔出配枪,连射了一阵,「砰」一声,医生倒卧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妮可马上从车厢被拖了出来,小普笑道︰「这种货色,只有我消受的起。」

妮可被拖到了一个挂满长度不一的铁链房里,小普看了一看,决定选择较短的链子,他把妮可双手铐上链条,接着用力一剥,妮可雪白身体马上一览无遗。

「呵,我倒要看看美国人有何不同!」

接着小普开始用舌在妮可的花心舔舐,妮可只感到浑身趐痒。这时,小普拿出一个针筒,笑道︰「包你爽!」接着用针筒刺入了妮可的乳头,妮可的双峰立刻胀了起来,妮可不禁叫道︰「好痛呀!不要……」

这时小普的舌又跑到的妮可的双峰前,开始贪婪的吸了起来,妮可感到痛苦稍减,开始发出呻吟。

「还要不要呀?」

「啊啊……我……」

这时闹钟忽然响起,一名卫兵慌忙跑了过来︰「长官,船只到了,请长官快启程吧!」

「干!好吧,妮可,后会有期。你先去集中营,我随后就到,呵呵呵……」

第六章 船行西拉亚

「哔……」一阵尖锐的气笛声响起,妮可知道船开了。女囚一百多人,都窝在一个密闭的船舱中,北面的墙璧是入口,南面的墙壁则用了厚重的木版隔间,可说是密不透风,女囚们就睡在只有涂一层焦油的地板上。这时妮可注意到木墙的那一头传来了撞击的声音,正在纳闷时,就被一双手拉到了一个箱子后面。

「是你,大姐!发生甚幺事了?」妮可道。

「待会你就躲在这快帆布下,无论如何都不要出声。」莎拉道。

撞击的声音愈来愈大,那木墙竟给撞开了一个洞,接着一阵巨响,墙壁崩溃了,冲进来一群髒兮兮的男人,开始不分清红皂白的剥起女囚们的衣服来。一时间,整间船舱成了一个肉慾地狱,四处充满了女人的惨叫声跟肉体接合时的碰撞声。

这时妮可从布缝中看见当其中两个满嘴鬍鬚的男人靠近时,只见莎拉站了出来。

两个男人淫笑道︰「你是妓女吗?自愿出来让兄弟们爽!」接着不分由说的剥光了莎拉的衣服,一前一后的夹住了莎拉,下体同时挺进。

由于莎拉的肛门与阴部还没有充分润滑,因此面对两个粗暴男人的阳具,莎拉只觉得剧痛,不觉叫了出来,两男还以为莎拉得到了高潮,更加粗暴的强姦起莎拉来。

女人的惨叫声、男人阳物的插抽碰撞声,及满口的髒话……妮可看着这可怕的景象,心中却有一丝奇异的感觉,玉手也游走到自己的阴部上。

「啊……怎幺会这样?同伴如此的被强姦,我竟然……」

正在恍惚时,一阵斥喝打断了妮可的春梦。

「所有囚犯,马上停止动作,要不然我就开枪了!」小普喝道。

「原来这些男人也是犯人呀!」妮可吃惊想着。

「干!你们这些囚犯这幺喜欢干,我就让你们干到死!」小普道︰「所有囚犯现在就给我干,谁先射出来谁就去死。」

守卫押着一排排的男囚女囚,开始动作起来。男囚在刚刚强暴时,大多已洩了两三次,如今在枪口的逼迫下,许多男囚都举不起来。

小普见状,喝令道︰「不举者死!」这些倒阳的男囚马上头部中弹,成了尸体。

「补上,继续干!」还能勃起的男人用力在女囚身上用力插抽,无奈身体上的差异,在几分钟后,纷纷洩了出来,同时子弹也穿过了自己的身体。

血腥的屠杀持续了半小时,原本八百多名男囚,已经超过一半倒在了血泊之中,这时小普才道︰「够了,全部押回去。」

妮可一直躲着,看到这一切的发生,现在原本黑色的地板都被男女囚流出的血洩成红色,女囚们现在如劫后余生般,互相的安慰啜泣。

「现在的平静跟刚才的血腥都是真的吗?」妮可呆呆的想着。

第七章 西拉亚集中营

「西拉亚岛,因为钻石矿脉的发现而有人居住,岛上只有个人口不到五百人的小村落,俄国政府为了经济考量,就在岛上设置大型集中营,利用囚犯无偿劳动,开採钻石,开闢农田自给自足。

集中营大约有万名左右的囚犯日夜被劳役,大部份是男囚,大约有一千多名女囚,到这儿都是年轻的重刑犯,因为这是个海岛,没人能逃的出去,不过要耗费巨大体力的工作大部份由男囚来做,女囚们就负责种场,缝纫等工作。这里大概就这样了,你们还有想知道的吗?」

一名资深的女囚,慢条斯理的说着。

「有人逃出去过吗?」妮可问道。

「想都不要想,不过……」女囚道。

这时集合的哨音响起,所有女囚也慌忙跑出囚房集合,女囚们很快的列好了队。这时一个高大的男子站上了台︰「各位囚犯,我是你们的营长伊凡,你们进了西拉亚,就是国家的财产,在这里,只有服从跟纪律,带犯人。」

这时一名红髮的女囚被带了上来。

「这女囚艾莉,竟在非用餐时间用餐,看我现在就让她吃个够。」

这时守卫押着一百多名男囚上台,伊凡令道︰「给我餵饱她!」

百来名囚犯一听到命令,马上迫不及待脱下裤子,用力将自己的阳具塞入艾莉全身的穴中。一名囚犯干完,另一名马上递补上去,艾莉很快感到全身都塞满了精液,大量的精液开始从阴部、肛门、嘴巴逆流出来。可男囚们已经疯狂了,第一轮完了不够,还来第二轮,就这样连续射了三轮,艾莉全身的穴都被干得松弛,大量腥臭的精液也布满了全身。

伊凡满意的说︰「这就是偷吃的下场。下一位,是想逃跑,看我怎幺对付。带贵子!」

一名伤痕纍纍的东方血统黑髮女人被带了上来,伊凡问道︰「你有何话说?女囚。」

贵子用尽力量,吐了伊凡一口痰,只可惜力量不够,只吐在伊凡脚边,伊凡狞笑道︰「用刑!」

这时守卫搬了一盆炭火过来,火上放了好几根金属,守卫把金属烧到通红,就向贵子白嫩的额头按下,「滋……」一阵肉香传遍了全场,贵子的额头多了焦黑的「C」字,伊凡道︰「上了字,你一辈子逃不了,带下去!」

「所有囚犯都明白了吧,我的决招还多着呢!如果谁敢违纪,就是找死。解散!」说罢,眼睛却瞧着妮可,伊凡招呼一下,守卫就把妮可从队伍中带走。

妮可被带到了一间陈设豪华的房间里,手脚都被上了镣铐,推倒在床上,守卫就出去了。妮可心想︰「难道我就要在这情况下破身了吗?我一直想献给我的爱人呀。」

第八章 淫蕩女囚

伊凡带着小普走了进来,淫笑道︰「妮可,一月不见,可安好吗?」

妮可别过脸去,心中暗自下了决定︰「不自由,吾宁死。」

接着伊凡令道︰「普队长,你先把她逗到流汁我再上。」

小普答道︰「是!营长。」接着小普的嘴唇马上凑上了妮可的阴核。

小普灵活的舌头开始在妮可的花苞处做划圈运动,妮可再坚强,也抵受不住这样子刺激,原本乾涸的阴部开始泊泊分泌出淫水来,身子也发热了。这时小普的脚也不闲置,阳具灵巧的逗留在妮可的双峰,不住得磨擦。妮可咬紧牙关,拼命忍受快感,但终究不敌,开始发出了淫蕩的呻吟。

「啊……」在妮可开始浪叫的同时,伊凡见时机已到,凑上前来,解开了妮可的镣铐,令道︰「普队长,我要好好试试,你先出去等着。」

小普虽百般不愿,也只有服从︰「是!」说罢便离开了。

「妮可,我在飞机上看到你时,就想操你了。」伊凡道。

「难道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妮可道。

「呵!我只是顺水推舟吧!你就一辈子当我的奴隶吧!哈哈哈!……」伊凡道。

妮可听了无比愤怒,死命挣扎,但终究不敌,被摔在床上,伊凡用力的压住了妮可,淫笑道︰「这是我国安全局特製的春药『春情花』,女人吃下任她是如何的贞洁烈女,一样变成花癡。给我服下!」

虽然妮可咬紧牙关,但还是被伊凡捏住鼻子,掰开嘴巴,伊凡开心的说道︰「药来了!」妮可竟见到了一根粗大的阳具往她嘴里插入,原来伊凡把药丸夹在龟头上。

伊凡的阳具少说也有十五公分,一下就插到了妮可的喉咙,妮可被插得不能呼吸,原本红润的脸蛋开始发紫,但药丸也在喉咙中溶化,开始发出药力来。妮可又感到了下体、乳房……全身每一寸肌肤都敏感起来,尤其是乳房和阴部,竟开始分泌出汁液来。

妮可正被快感与痛苦折磨到不行时,伊凡见差不多了,就把阴茎拔出,妮可终于鬆了一口气。

「怎样?爽吧!你这淫妇,春情丸可是一种基因药物,服了之后,你淫蕩的基因就会被彻底唤醒,所以,你这个性奴是当定了。哈哈哈!……」伊凡道。

「不,我……我……」妮可呻吟着。

「我要是吧?」伊凡道,接着就上下其手,拨弄着妮可的左乳跟阴核,妮可被刺激的淫叫连连,更激起了伊凡的性慾,底下的阴茎早已高高举起。但伊凡还想多玩会。

「妮可,我要你说︰『快插死我,我是个淫蕩的女囚』。」伊凡接着就开始用他的粗舌,在妮可的颈子间游移,同时环抱住妮可的蛮腰,用龟头在妮可阴核磨擦。

「我是个淫蕩的女囚。」妮可小声的说道。

「噢,漏了一句,再大声点呀!」伊凡更加紧了动作。

「快插死我,我是个淫蕩的女囚,快插死我呀!」妮可终于失去了理智,大叫了出来。

「好,我就插死………喔!你……」伊凡不敢相信,眼前竟看到小普拿着一枝冒烟的枪对着他,接着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普队长,女囚要插,快插我……」妮可推开伊凡的尸体,用力抱住小普。这时小普撕下了面具︰「妮可,你醒过来,我是医生呀,你记得吗?」

「喔,医生,你不是死了吗?既然没死,就来插妮可吧!妮可要性交。」

「妮可,不可以……喔……」这时妮可不分由说,拉下医生的裤子,将他的阳具拿到嘴里舔了起来。

医生毕竟是男人,大约十六公分粗硬的阴茎马上挺了起来。妮可的嘴异常灵活,不断的舔着医生的龟头,医生在这样的逗弄下,配合着妮可抽动了几百下就洩了出来。

妮可把全部精液一滴不剩的吞下去,说道︰「妮可要插穴。」接着换了个姿势,跨坐在医生的阴茎上。

医生抚摸着妮可的乳房,说道︰「妮可,让我调一下。」把阴茎对準了阴道口,「我要插了。」医生道。

这时妮可竟迫不及待地自己骑坐上去,医生边捏着妮可的乳房,边被妮可骑插着,竟有被强暴的感觉。

这时男性自尊发作了,「你这淫囚,看我操死你!」医生一个转身,把妮可压在身下,继续用力插抽,并且顺手甩了妮可两巴掌,想不到妮可的脸颊却更红润可爱,医生看了性慾大发,更加热烈的深吻着妮可。

就这样,两人在伊凡尸体边大战了两小时。医生射了六次,妮可更高潮了数十次。

第九章 变脸

医生将小普的面具戴在伊凡脸上,又让他换上小普的制服,看起来就像死的是小普般。接着他又拿出另一副面具,往自己套上,转身对着妮可。

「伊凡!医生,你究竟是谁?!」妮可大吃一惊。

「我可以是任何人。重点是,我要救你出去。」

「达令,我只想被操。再来一次嘛,一次就好。」

「你中了『春情花丸』毒,所以无时不能没有性,这先拿去解馋!」说罢丢给妮可一个跳蛋。妮可如获至宝,把跳蛋塞入阴部,同时手淫起来。

「妮可,待会我会叫卫兵把你关进禁闭房,你先忍耐一下,我会找机会救你的。」

可是妮可只是在「喔……喔……」地浪叫着。医生怜爱的吻了妮可一下,就朝外大喝︰「守卫,进来。」

守卫急忙跑了进来︰「报告营长,有何吩咐?」

「普队长被这女囚杀了,我已把女囚制住,先把这女囚关禁闭,然后我再作处置。」

「是!营长。」

【第一部完】

*** *** *** *** *** ***

女狱风云(第二部)

第十章 解药

妮可被关进了单人房后,陪伴她的只有临走前假营长丢给她的跳蛋,但她整整使用了一天,蛋也没电了,但穴中空虚的紧,用手指吧,妮可用手指插入了她的淫穴中,那穴非常敏感,马上一缩一放的,弄得妮可好不舒畅。

就这样,每天除了吃饭外,妮可就不断手淫到睡眠,现在的她脑子里只剩下纯粹的淫慾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不知过了多少日子,那一道厚实的铁门终于打开了。

「女囚,把手离开穴,跟我们走。」

妮可的手还不停地在她的穴上掏弄着,一听到狱卒的声音,她睁眼道︰「大哥,你给我插穴好吗?我要被干,被……」

话还没说完,狱卒无情的警棍落了下来,妮可就这样被拖到了集中营的广场中,只见广场中央立着十个方形的木架,上面已绑住一些女囚,每个女囚都非常年轻,脸色苍白,大家都非常害怕。

狱卒把妮可拖到了第一个架子上,迅速地把她的囚衣剥光,再把她两手绑在架子上方。这时妮可从疼痛中醒来,看见了营长带着一个头髮花白的老人向向她走来。

「营长,就是她吗?中了春情花后连续手淫了三十天不停的女囚。」

「是的,迪克博士,我们试过一切方法,她就是停不下来,希望这个方法能见效了。」

「我也没把握。营长,但你也知道,这东西没解药就等于是废物,上面可给我们很大期望。」

「那是当然,只要春情花成功了,那我大俄就是世界之主了。」

「你说得对,营长,现在我在向您说明一下我的实验方法。首先,一至五号架上的是我们的实验组,就是餵了春情花的;六至十号架上是对照组,是正常的女囚。」

「我们再用一千名男囚,日夜操插她们,观察她们的反应。」

「博士,这就能研发出解药吗?」

「不一定,但我用的方法是以淫制淫,你要知道,其实人体对外界的损害是有一定的防卫机制的,春情花开启了淫慾的大门,一定有其它激素可关闭它。」

「博士说的是,带犯人。」

一时间万头钻动,一千名男囚被分成了十个方队,分别被带到了十组女囚面前。

这些男囚被带进来之前都脱光了衣服,原本以为会遭到什幺不幸,没想到竟是十个美丽的裸女以最淫蕩的姿势被绑在他们面前,男囚们受此刺激,每个人的肉棒都挺了起来。

女囚们的反应就不同了,前五名女囚已被春情花改造成了蕩女,见了如此大量的肉棒,无不发出自己最淫蕩的声音,并尽力张开自己的淫穴,向男囚们呼喊着︰

「快来呀,我要被操!」

「干我,干我!」

而后五名正常的女囚见了这场面,有的吓昏了过去,有的马上痛哭了起来,跟前面的女囚的兴奋样形成强烈对比。

迪克博士见了十分满意,对营长说道︰「接下来可否交给我指挥?」

「您请便吧!我都照您吩咐。」另一方面心中确暗想︰「我一定要把解药跟春情花夺得,要不美国就完了。妮可,辛苦了。」

迪克博士接着下令道︰「各位囚犯,今天是你们的死期也是你们的生期,我给你们这些女人就是要看你们是不是男人,谁能先把台上的女人操死,谁就可以活着走出这场子,否则就是死路一条。上吧!」

男囚们知道博士不是开玩笑的,纷纷争先恐后的扑向女囚们,每个女囚面前都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女囚们的肛门跟 膣都马上被塞满了,男囚一方面为了保命,一方面为了舒解自己的淫慾,无不发狂的用力插抽,两手则猛力的揉搓着女囚的乳房。

两个男囚射精后,后面的男囚马上补了上来。

女囚们的反应也有明显的差异,餵过春情花的女囚都明显在享受这激烈的强奸,不管男囚怎幺用力的插抽强姦,她们还是一副淫蕩的样子。

而正常的女囚就惨不忍睹了。贵子首先昏迷不醒,阴道大量出血,接着就断了气,她已经连续承受了六百次以上的猛攻了。其她四位未服药的女囚也都支撑不住,珍在第一千轮攻击时死亡,莉莉第一千五百轮攻击时死亡,罗曼第二千轮攻击时死亡,伊莎贝第二千一百轮攻击时死亡。

这一切都被博士详尽的记录着,但博士不放过那些达成任务的囚犯,还驱使着他们加入前五名女囚的队伍中。

终于这次换男囚受不了了,一个已经中年的囚犯连滚带爬的跪在博士面前,哭诉道︰「长官,饶了我吧!我已经干了二十六次,现在已经硬不起来了,饶了我吧!」

博士大脚一踢,道︰「那留你何用?来人!把他的肉棒割下来,送到我的实验室里。」

狱卒听令,马上抓住了男囚的四肢,一名狱卒则拿出尖刀,俐落的割下了男囚的肉棒,割完随手把男囚一丢,任他在地上流血至死。

其他囚犯看到更吓得不敢不用力干。虽用力干,无奈涓滴之精怎满足得了欲海无涯?千名男囚就这样被逼着性交了七天七夜,到最后,满地都是失去阳具的尸体。

到了第八天清晨,博士跟营长睡眼惺忪的到了这个「大操场」,只见到一名黑鬼囚犯还在狱卒用电击棒逼迫下,用力操着妮可的屁眼。

博士向狱卒问道︰「都死光了吗?只剩这黑鬼?」

「报告,是!」

「这倒有趣,带他来见我。」

黑鬼被带到博士的面前,博士令道︰「囚犯,给我躺下,让我瞧瞧你的粗黑肉棒。」

但黑鬼忽然发狂,大叫道︰「你从开始就要我们的命,我杀了你。」说罢向博士冲了过去。但才向前一步,子弹就穿透他的胸膛,黑鬼挺着能直直挺立的粗黑肉棒,面朝天到了下去,那双纯黑的眼睛还圆睁着,更惊人的是,黑肉棒随着肉体死亡竟喷出了血来。

一旁狱卒驱前问道︰「博士,这肉棒也比照办理。」

博士答道︰「那当然,不过这根我自己割。」说罢便熟练的将黑鬼的肉棒连着睪丸割了下来。

接着博士向营长说道︰「去看那些蕩妇。」

于是两人走到女囚面前,女囚们见了男人,马上开始淫声浪语,营长笑道︰「看来实验失败了。」

博士观察了一下道︰「也许,但她们没试过血黑大肉棒的滋味吧!」说罢竟把手上黑鬼的肉棒用力插入妮可的阴道插抽。

一开始妮可还陶醉得很,不断跟着博士的节奏扭送,阴道也一伸一缩的。但过了一会,妮可竟全身痉挛,惨叫道︰「好痛,快拔掉,呀呀呀!」

博士一惊,拔了出来,看着还沾洩血色的大黑棒,忽然就又往第二名女囚插去,结果也一样,先爽后痛。博士如法泡製了五名女囚,都得到一致的结果。

博士兴奋的大叫︰「我发现了,我发现了!」

营长急着问道︰「您发现什幺了!」

「解药呀,营长,是解药呀!」

(待续)

注:小弟尚未找到此作品的续篇,不知是原作者没有继续写下去,还是「失传」了!>_< – 搜性者 20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