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鵰之郭襄 ( 14 )
神鵰之郭襄 ( 14 )

天人永绝 杨过父女相逢 再遭劫 郭襄惨被轮姦

终南山崖下,一条灰色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一片鸟语花香,花团锦簇,林荫茂盛有如世外桃源的草地上。杨过一落到崖下后对着空旷的四週拼命的呼唤着小龙女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唤着,整遍山野回响『龙儿、龙儿妳在那里啊!』的叫声,持续的叫着已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依然未见小龙女的影蹤。

杨过失望的跌坐在大石上,喃喃的唸着『龙儿妳又再骗了我一次,妳好狠心让我一个人在世上独活,龙儿呀!』

正当杨过伤心欲绝之际,忽然从远处传来几声嬉戏的笑闹声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杨过连忙往声音处望去,只见一条身影远远的跑了过来,一个身材窈窕髮黑如墨,穿着一身白衣,脸似小龙女的稚龄的美少女,朝着杨过跌坐之处而来,少女身后有一条不及七吋身色如墨的细长小蛇追逐而来,两者之间如多年好友般的嬉闹着,直到少女发见了坐在石上的杨过后才停止了嬉戏。

少女慢慢的走到杨过跟前,好奇的上下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与自己长得不太一样的异类,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这位..这位大人,如何称呼呢?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你是从那来的,来这有什幺事情嘛?」

对着这位酷似小龙女的少女突如其来的问题,杨过如见亲人般的轻声回答道:

「小妹妹,叔叔从上面下来的,下来这里只是为了找我的妻子,她的名字叫小龙女,不知小妹妹有没有见过她呢?」

杨过问完话后,只见少女双眼泪水徐徐滑落,正待追问之际,身后传来数道呼唤『过儿…杨大哥…….』

原来是黄蓉五女靠着神鵰之助,也顺利的落到了崖下,只见五女身形一落后,随即奔向杨过身旁围绕着杨过,并也发现了这名酷似小龙女的少女,于是黄蓉开口向杨过问道:

「过儿,此女是谁,长得好似小龙女,你下来甚久可否找着小龙女呢?」

「蓉姊,此女我方才才见着,就是因为她长得太像龙儿了,才想问她可否有见过龙儿,不料此女尚未回答就流下泪来,尚未回答我的问题呢?可否请蓉姊代我问之」

「好吧!就让蓉姊替你问问这小女孩。」

「小妹妹,妳叫什幺名字,妳的父母在吗?有没有见过一位与妳相似的女人呢?可不可告诉阿姨呢?」

美少女见黄蓉亲切的问着,提起雪白的衣袖轻拭脸上的泪水,回答说:

「阿姨,我叫杨思女,我的母亲早在三年前过逝了,只剩我与黑儿相依为命,我只知道我母亲在过逝之前告诉我,我叫杨思女名字的由来,原来我有一位有名的父亲名叫杨过,母亲还告诉我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的父亲会来找我们,刚刚见这位大叔问起母亲的名字,一时情不自禁的想起母亲而掉下眼泪,还请阿姨代我向大叔说声抱歉才好!」

杨过听完少女的话后,情绪非常的激动,脑中有如被雷击,而痛心疾首的狂呼着「龙儿呀!龙儿!妳为什幺不撑到我来找妳就离我而去,妳为什幺要定十六年之约呢?如今失去了妳,我往后的日子该如何活下去呀!龙儿,妳回答我呀?告诉我该如何呀?龙儿……」

程无双四女见杨过情绪失控,急忙的拥住了杨过即将昏厥的身体,将杨过扶到一旁休息,黄蓉立即安抚着被杨过吓到的少女,并告诉少女说:

「思女,妳可知道刚刚失控的大叔是妳什幺人嘛?他就是妳日夜期待见面的父亲杨过,在得知妳母亲小龙女过世的恶耗后,一时无法承受打击而失控,妳别见怪才好,现在妳的父亲已经稳定下来了,快过去见见他,顺便安慰安慰他,劝他节哀顺便,别再伤心了,快过去吧!」

少女听了黄蓉的话后怯生生的走向杨过跟前跪了下来,开口说:

「爹,你别再伤心了,娘虽然已经过逝了,但是还有女儿陪着你一起过日子呀?爹你就别再伤心了,你看旁边的阿姨们,脸上也挂者泪水呢?你忍心让我们这群女人陪着你伤心难过一辈子吗?爹呀!虽然女儿不知情爱是何物,但女儿看的出来,五位阿姨对你的爱绝不比爹爱娘来的少,虽然爹与我已失去了娘,但是却多了五位姨娘来爱爹和我,相信娘在天之灵,也会希望爹与我能好好的活下去,这才是娘最大的心愿。」

杨过听完爱女的话后,紧紧抱着爱女痛哭而泣,一旁的黄蓉五人也受到杨过的影响,也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话说新光五渣五人,抬着郭破虏的尸体来到了树林深处,正待找一处空地掩埋尸体时,老五猪渣刘邦彦『唉呀』一声,摔向前方,后头的老四人渣陈孝忠也不察的连人带尸体首也摔了下去,最后头的老大屌渣邹国民喊声:发生什幺事,立刻跃向前头观看究竟。

只见人渣陈孝忠与猪渣刘邦彦两人一尸的跌成一团的哀叫着。老二烂渣林永钏驱前一观,发现两人一尸儘有八支脚,觉得事有蹊跷,腿一踢将人渣与猪渣给踢开,这才发现被压在两人一尸下面的昏迷不醒的郭襄,一旁的老三鼠渣曾天诚跑到老大屌渣邹国民跟前猛拍马屁的说:

「老大、老大我发现郭靖的小女儿郭襄昏倒在大树旁,这下子咱们可立了大功,王大人可会重重的赏赐咱们五人,我们要发达了。」

「老三,人在那,快带我过去瞧瞧。」

屌渣邹国民急忙叫鼠渣曾天诚带他到郭襄昏倒的大树旁去。

「中原第一美人黄蓉的女儿,的确不逊于其母,细皮白嫩的身材玲珑有緻,让人垂涎欲滴心儿发痒,恨不得姦淫一番,大快剁颐品嚐其美味。」

屌渣邹国民见其郭襄国色天香,不由色心大发,蠢蠢欲动的说着。

看见屌渣邹国民一脸色瞇瞇的样子,老五猪渣刘邦彦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爬起身子爬到屌渣跟前,拍着马屁的说:

「老大、老大,小弟这里有师传密製淫丹『百肏淫贱丸』可让你拿来试试郭襄这浪蹄子的浪劲,待咱们爽过后再把郭襄带回去邀功,小弟这个主意可好。」

「百肏淫贱丸,此药不是武林三大名医之一『绝不医』肏你妈、要你死,王大猷的五大淫药之冠,千金难买,万金难求的至淫圣药,你说是你师门之药,难道你是绝不医之徒,老大我真看走了眼了,不过闲话少说,快快把药拿出来让老大试试看,看看这至淫之药的神奇功效。」

「是的,老大」

猪渣刘邦彦立即从身上的皮囊中取出一瓶小瓷罐倒出一红色的药丸,递给了屌渣邹国民,屌渣一拿到药丸即刻将药丸硬塞入郭襄口中,双手更三两下的扒光了郭襄身上的衣服,狂亲猛搓的在郭襄身上猛揩油,一旁的其余四渣也不甘寂寞的剥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加入了战场,在郭襄有洞的地方猛扣猛钻的上下其手。

经过一番蹂躏的郭襄更在淫药的作祟下,逐渐的清醒,也慢慢的失去本性,显现出最原始最淫蕩的浪劲,双手搂住屌渣颈项,身体扭动的,口中哼哼啊啊的浪叫起来。

「好哥哥,不要再挑逗妹妹了,妹妹的屄痒的受不了,快、快一点把哥哥的大鸡巴插到妹妹的浪屄里面来呀!……啊受不了….快..快插进来呀………………」

屌渣邹国民一见郭襄淫蕩到了极点,浪屄淫水直流,立刻抓起自己硬起来不到一吋的超级小鸡巴对着郭襄淫水直流的浪屄猛肏,一、二、三、不到三下就已射精倒向一喘着大气。

一旁的人渣陈孝忠见有机可乘,立即躺在地上一把抬起郭襄的玉臀,粗大的鸡巴对着郭襄淫水直流的花蕊狠戳而入,猪渣也抓起又肥又短的鸡巴藉着淫水的润滑也钻进了郭襄的后庭花内急抽狂肏。

后庭及花蕊受到前后夹功刺激的郭襄,更加的狂乱了起来,为不使一旁的烂渣林永钏、鼠渣曾天诚受到冷落,也伸出双手一支的为两人套弄了起来,使出混身指数迎战四渣,口中更加淫蕩的浪叫着:

「哎呀….唉唷喂……大鸡巴哥哥们….你们的鸡巴好大…..插的妹妹的…..的小浪屄好胀…..好烫好…好痛好麻好…好酸好..好好舒服……哎呀….大鸡巴哥哥们……你们…你们连妹妹的..的心肝也穿破….破好了…..哎唷喂….啊…..嗯…..哦…有种你们….你们就把妹妹我……哎呀….就把我姦死好了….哎唷……..啊啊………..」

受了郭襄的浪叫声的四渣,有如火上加油一般,四人立即换组再干,更加的猛戳猛肏的姦淫着浪态尽出的郭襄,而在一旁休息的屌渣邹国民也被郭襄的淫声浪语的蛊惑下,刚射完精不到一吋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见已无洞可插,于是抓起郭襄的下巴将不及一吋的鸡巴往郭襄的口中插去。

只见郭襄含着屌渣的鸡巴如婴儿吸着奶嘴般吸吮着屌渣的小鸡巴,口中含乎的继续浪叫起来:

「大鸡巴哥哥们…..妹妹我舒服死了…..哎唷……好美好棒的大鸡巴…美的透了顶…..妹妹被鸡巴们肏得美死了……顶上了天了…..哎呀……亲爱的鸡巴哥哥们……哎唷喂….好哥哥们….哎呀…妹妹..妹妹每次都被你们的大鸡巴碰到花心里去了….好舒服啊…..鸡巴哥哥们….妹妹爽死了被你们肏得爽…..爽翻天了……….啊…..啊……..喔……喔……..哦……你们把我姦死吧………妹妹我…..我把命送给你们好……好了…哎唷喂….我要死要死了……哎喂….好棒好猛的鸡巴呀..妹妹的命快….快完了…..啊…….」

新光五渣此时已兴奋到了极点,连忙一股作气的更加卖力的冲刺的让自己达到高潮。

这时的郭襄也舒服的连魂儿都出了窍,淫眼细眯,双颊泛红的浪叫着:

「哎喂….我的鸡巴哥哥们…..我受不了….要丢了…….啊….不行了….鸡巴哥哥们咱……咱们一起丢精吧……哎唷喂呀..」

新光五渣也回应着郭襄的浪叫声说:

「浪屄妹妹…….妳的浪劲搞得鸡巴哥哥好爽好…..过瘾啊..喔….喔….哥哥我…我要丢精了……..喔….丢精了….啊…..」

郭襄随着五人五道又浓又腥的精液沖击下,惨叫一声,一阵痉挛后,被射的满身精液的娇躯,整个人瘫痪在草地上半昏半醒的娇喘着……?

肏完郭襄后的新光五渣,经过一番着装后,草草的将郭破虏的死身处理掉后,用包郭破虏用的布巾包起被肏的不醒人事的郭襄返回襄阳内準备向王大人邀功而去了…………..?